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般若--代表玉的智慧,传递人间的真情

专业设计定制玉器.热线:13728699642

 
 
 

日志

 
 
关于我

深圳玉般若工作室总经理,中国象棋一级棋士,藏传佛教宁玛派弟子

卡萨活佛与陈晓旭的第四次谈话记录(上)  

2010-11-14 19:0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5月22日  22:46.

师:  晓旭,(关切的)还清楚吗?

陈:  能听见你说话。(声音很慢、很小。)

师:  你现在怎么样?到我手上来!(因为在师的手上她会很温暖。)

陈:  今天有些不能自控。(情绪很不好。波动)

师:  唉!晓旭,是不是没有听卡萨的话,没有在这里安静的思考问题?

陈:  我回过家,去了我剃度的寺院,他们的行为让我愤恨。

师: 知道吗?卡萨之所以把晓旭接来这里就是为了给你提供一个安静思考的场所,为了不让你受外界的干扰。

陈: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哪里?卡萨活佛!他们为什么帮不了我呢?

师: 晓旭,卡萨早已对你说过,那种念佛的方式,根本帮助不了中阴期的人。看来你真的是不相信。所以才会有如此烦恼。其实他们不知道你在哪里、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有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念佛上的你们才会这样。今天已是中阴第九天了。若能来的早来了。不是么?

陈: (失望的)她们以为我很好。可我一点都不好。(伤心的)他们说会帮助我,可是我见不到他们帮助我的效果。我只知道卡萨每天陪我谈话。知道这里很温暖。我今天的状况很不好。有被追杀的恐惧感!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结果啊?(心理再想,   念了这么长时间的佛,我还会有这么大的业吗?)

师:  现在还冷吗?

陈:  不冷了。

师:  你刚才听到音乐吗?

陈:  听到了。

师:  那可能是你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是梵乐,是古老的声音。

 你喜欢吗?

护法:她心乱的根本就听不进去。

陈: 喜欢。

师: 过去听到过吗?

陈: 没有。

护法:她不明白为什么卡萨不回答自己的问话?于是显得很烦躁。

陈:  卡萨活佛,我今天被恐惧威吓之后,感觉好像被许多绳索捆绑着一样使

     我不能自控。因此有许多的问题解不开,又挥不去。

……

师:  现在呢?现在还有绳索捆你吗?

陈:  现在没有了。此刻,在您这里,在您的手上我心理很静。卡萨活佛!那种捆绑似乎只是一种感觉。随着它我的心很紧,很不轻松,使我发自心底有一种忧虑。我多想轻松、愉快、欢畅的随着您走啊!

师:  随着我吗?

陈: 可是有时又摆脱不了那种说不清的压力。这感觉让我很痛苦。我什么时候才能挣脱出去啊?

师: 其实你早就可以有结果了。但这个结果必须由你自己选择。你知道,今天是第九天。往后的每一天,尽管在这里会少些磨难,但是因果不昧,业力因缘的东西随时会在你身上少许显现。除非你有了正确的抉择尽快离开这里。否则就避免不了受影响。但是,让你现在做出抉择似乎很难,不是吗?你想让来的来不了。(就是来了也帮不了你。)你不想让来的可又离不开。晓旭,有没有注意到?,当清醒的时候,能够做到理智的去思考问题。但昏迷时就会被业所牵而不由自主?

陈: 嗯!我有多么大的业啊?

护法:她在想,我不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呀?怎么会在卡萨面前表现得如此说话不算啊?怎么会这样?

师: 来到这个婆娑世界的生命,都是因业而来,无一幸免。因此,我们是因业相吸相聚才来这里的啊!如果没有就不来了。

陈: 他告诉我:有业不怕,只要一心念佛。

师: 谁告诉你“有业不怕,只要一心念佛?”

护法:是净空。

师: 释净空吗?

陈: 嗯!

师: 看来小旭,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们现在不去评说谁对谁不对好不好?你现在最需要的是怎样从这种境况中挣脱出去。我们不去管净空好不好?也不再分别卡萨好不好?我们只想自己怎么能够从目前的状况冲出去。

陈: 我自己也不想这样,可是我一下子陷进到里边就出不来了。

师: 我们不去责怪、埋怨、瞋恨什么人。作为晓旭,现在最需要的是怎样闯过这一关?你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真切的希望你不要失去这次机会。你一直反复在念着一句话:“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倒来了。”

陈: 是

师: 该来的一直没来救你,这是你不希望的。不希望的却来了。难道你不希望我来帮你吗?或者说,如果此时这样帮助、关心自己的人若是净空法师就太完美了。

护法:她正是这样想的。但是又觉得这样想对卡萨不公平。可是不这样想就等于否定了净空否定了自己。她不敢想这种否定的结果。

师:  其实,你是希望净空是伟大的。卡萨也是对的。最好他们是一致的。甚至想说他们都是帮过我的好人。是不是?而现在……好矛盾啊!你说,我这样说公平不公平?

陈: 您说的对。

师: 此刻,我也很矛盾。因为我留在这里,确切地说,把你留在这里,我不知道是在帮你?还是在做什么?确切的说,接你过来纯属是发自心中的怜惜,如果我现在放开你,你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只会在一种恐惧而紧张的东躲西藏中拼命的奔跑。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放你出去。当你忍受不了外面所有情况的时候,你可以把自己所敬仰的人和崇拜的人喊一个遍。如果他们谁都帮不了你,你再喊卡萨,卡萨再接你回来。你是否想试一下?

陈: 我今天一天没有按照你昨天嘱咐的去做。(指昨天卡萨对她所嘱咐的做)我今天的情绪特别不好,几乎陷入了一种绝境,不能自拔。

师: 这很正常,你烦乱矛盾的心使你什么也做不下去。所以我在想,如果你知道很多事情未必是好事,哦,我是说,这是天意,一切就应该是这样啊!

陈: 为什么?

护法:她听不懂。

师: 我是说,你能不能做到把生前的事情忘了啊?怎么可能,是不是?

陈: 想忘、但做不到。看来我的修行太差了。我一直觉得自己修的很不错呢?

师: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了。换个话题吧!

晓旭,想过没有?如果我不接你过来,或许你现在已经非常的狼狈不堪了。我之所以这样做。是真心地想帮你。希望你从始至终的不去恨谁、怪谁、怨谁。恨,会产生新的业;怪罪、埋怨都会产生新的业。所以,我不希望你恨谁、怪谁、怨谁。在听吗?晓旭?

护法:她现在又出现了昏迷的前兆。

师:  坚持一下。我们要抓紧时间哦!

陈: 嗯!

师: 你可以不按照我的提议去做。甚至可以坚持己见直到离开这里但不管你能否听得进去。我还是要将事实告诉你,你走的是一条不归的路。今天我只想和你谈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你看来似乎和自己目前状况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但是透过这个问题,或许聪慧的你能够从中捕捉到一些东西。

你知道什么是“布施”吗?

护法:说起布施,她刚才正想说布施这件事情时,卡萨活佛就提到了布施。

陈: 卡萨活佛!提到布施,我那么虔诚,把整个的心都交给了佛法。入佛门就没打算活,亿万钱财又算什么?只想帮助佛法做一些事情。可能我布施、皈依佛门的事情,天下人都知道了。

护法: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出家及社会的反应究竟有多大。

陈: 谁爱怎么评说就怎么说吧!我是真实、真诚、一心向佛的。

师: 是的。今天我来和你谈布施。你知道布施很好。但晓旭知道什么是“无相布施”吗?

陈: 不知道。

师: 好,今天卡萨来给你讲一讲什么叫“无相布施”。晓旭用虔诚的心布施了很多的钱财,这个很多是有数目的,所以叫“有相布施”。不管你是布施一万、还是一个亿、还是一百个亿……它总是有数目的,所以叫“有相布施”,这一点听懂吗?

陈:  听懂了。

师:  什么是“无相布施”呢?晓旭有没有无相布施呢?无相布施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布施就是“无相布施”。这种布施的力量那可以大于须弥山啊!那么晓旭有没有这样的布施呢?

陈:  我不知道?

师:  有啊!所以,我现在告诉你。为什么我要谈布施?明明知道你布施了很多钱财,为什么卡萨还在这里为你谈布施呢?因为晓旭布施了那么多的钱财,而晓旭却不知道有一项“无相布施”。你布施了那么多的钱财,并不能救你什么,而你这个无相布施在你最关键的时候却产生了你根本就不可能想,也想不到的作用。

护法:她心里在想,我布施了那么多的钱,他们很高兴。(指寺院那些人)他们说这些钱干这个、干那个,给我做功德。

师: 你所想的也可以叫做布施。但只能说是在给某个人、某个寺院做了什么。而不能说是为佛法布施了什么。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你所供养和布施的人倘若不是觉悟者、所供养的寺院不是正法道场的话,那么你不仅没有功德、福报、反而还造了业。是随喜造业。所以不要觉得自己曾为那个道场、那个人布施供养过什么而沾沾自喜!听懂吗?

陈: (惊讶的。)是这样呀?

师: 好,现在让我来告诉晓旭,你布施的什么?在谈这个布施是什么之前,我真实不虚的告诉你,你的情况很不好,不但去不了极乐,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去什么地方,我只能告诉你不很好。卡萨要竭尽全力的帮助你,像拉住自己孩子的手、像拉住自己父母的手一样想把你拉上来,但你很固执。

陈:  有业也是可以往生的呀?带业往生是肯定的!

护法:感觉得出卡萨活佛很恼怒。

师: (严厉的)不要谈什么问题.。现在先听我说!我把所有的一切给你放在这里,你自己去思索,路在你的脚下,选择一条什么样的归宿是晓旭自己的事情。

带业往生、西方极乐你先把它放下!

卡萨所说的你也把它放下!选择的权利在你。

西方,此刻没有出现在这个地方。

带业往生你现在还没有去。卡萨只能告诉你不是很好,其它,目前不想再多说了。现在静下心来和我一起参加一个法会。可不可以

陈: 点头。

师: 正是在这样的时刻,因为晓旭的“无相布施”。给自己在非常没有希望的紧要关头露出了一线光明。

陈:(诧异的)我很想知道为什么?

师: 好。知道吗?晓旭,你来卡萨这里的同时,也给这里带来了许多众生。确切的说是使这里聚集了很多犹如你这样的生灵。

陈: 卡萨活佛:我想跪着听。

师: 随便你,你可以躺着,不要勉强。

陈: 今天不躺了。今天要跪着听。(她坚持着跪在那里。)

师: 这些众生都和你一样没有肉体。其中有的很不善良,他们觉得卡萨能够帮助你也应该能够帮助他们。这种力量很大!聚集而来的这种力量有一半以上是那些因念佛而没有往生天道,因怨恨而远离了善类,在这个世界到处游荡着的阴性生灵。来这里是为了想讨个公道。

陈: 我感觉到今天有很多人。

师: 这些飘荡着的游子,他们比你更加想问一个为什么。所以,当他们某种负面情绪产生时,这个力量很大。所以卡萨非常不舒服。但是这种肉体的痛苦远远抵不上发自内心的沉重和悲伤。因此,几天来心始终都在痛苦中渡过。

陈: 是因为我吗?

师: 不仅是因为你,还有那些数不胜数的生命。这几天基本上每到夜晚巨大的疼痛都会让卡萨汗流浃背。每逢这时卡萨就知道那些在痛苦与磨难中的生命又聚集在这里了。

陈: 卡萨活佛,我没有想针对你做什么。

师: 我知道。我知道!

陈: 但是我真的感觉到这种情绪很大、很大。

师: 我说过,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都是我的父母众生。我说这句话可能在你们为人时很难理解。但此刻,你,还有你周围,我周围的这些生命,是可以彼此理解的。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你们可以感触到卡萨心中的惆怅, 悲哀,痛苦……和你们有着同样的感受。这是因为我的心是真诚的。真诚的把你们看作了我的父母、兄弟、姐妹、看作了我的一部分。正因如此我才能够帮助你们。而作为晓旭,正是因为你的到来。使这里聚集了无数的生命。正是这无数生命的聚集,才为卡萨提供了帮助并为他们做超拔的机会。能够使这么多的灵魂不再流离失所,使他们在这里接受超拔脱离苦难。使恶性的生灵不再作恶,使迷途者重新找到回家的路。晓旭,这些众生是因为你来到这里才得到卡萨帮助的。你这种行为对他们来说就是无相布施。这种布施是你亿万家产所无法比的。知道吗?晓旭!

陈: 他们都和我一样吗?(说着她低声哭起来)

师: 是的。不要激动。正是这样的布施,晓旭,能够使你消除很大的业力。就是说:正是这样的超拔,在利益别人的同时也极大的利益了你自己!你也能够从此得到解脱。福兮,祸兮;祸兮,福兮?这次作为“中阴期”纪实所记录的东西。我只想把它作为修行实证封存于卡萨修行日志。记住晓旭。修者最为注重的就是你的言行必须是亲自证得了之后的东西。反之定入邪道。这次,我准备用七天的时间和你在一起。在这七天中我会尽力使你去的地方更好一些。尽力为你创造一个减少与自身因缘业力相碰撞的机会。避免你在遭受痛苦时无利益你“中阴”时期的选择。也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一个中阴生命。仅靠念佛号是无济于事的。相信我!另外,让我挥之不去的则是你生命结束前最后一段日子。虽然只是在你生命终止后依次轻轻的碰触。竞也使得我不敢回忆、无法平静。你真是一个有着意志力的人啊!这也是我决定要帮助你的另一个原因之一。所以我把你接来这里。这样,你就不会有那么大的痛苦。痛苦小自然心就会平静。肉体结束后的灵魂最需要的就是平静。这对于亡者未来的选择(轮回)至关重要。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今天就可以离开这里。我可以为你做超拔。如果这样,我想今天的日子你是很难度过的。倘若你说:“不用了,我不再希望什么了。你要做超拔就做吧!让我和这些生命,都能得到一种解脱吧!”如果这样,我今天也可以为你们做。明天,后天还可以为你们做。就是说在追踪你的七天里,将最后几天都作为超拔的时间。这是卡萨唯一能够帮你的事情。当然,你也可以不走,可以旁观这场法会的真假。但无论如何我今天都要做这件事情。因为他们需要这样的帮助。我再给你四天的时间,在这四天里你还有权利做出抉择。

陈: 我感觉仿佛有着无数的眼睛,带着渴望的眼神望着我。

师: 你现在告诉我,懂得什么叫“无相布施”了吗?

陈: 知道了。

师: 就是你无心的、没有意义的,但却是为别人做出了能够帮助和利益他们的事情,这就叫“无相布施”。

陈: 卡萨刚才说,是因为我的到来,使他们有缘见到了卡萨活佛吗?

师: 所以才有了为他们做超拔的事实存在。才使他们得到解脱。晓旭,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陈: 那我怎样才能把那个问题放下呀?

师: 哪个问题?

护法:就是带业往生、往生西方的事情啊!怎么把这些问题放下呢?

师: 这个问题,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无论是“带业往生”还是“往生西方”这些都是有为法。不是究竟法。我在任何时候都不反对“念佛法门”。法门没有错。但法门只是途径不是目的!如果把途径当作目的,那就有违了佛法本意,违背则不能堪称为法。而今“念佛”弘扬者已把这个途径弘扬成了终极也就是目的。这就违背了佛法的宗旨。什么是佛法的宗旨?“无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破除有为,证入无为。”这将永远是佛法不变的永恒!……

有相法是方便,是工具,是途径,不是究竟解脱的彼岸。一切经论言教亦复如是。以工具作目的这是原则上的错误。观其整个念佛法门已经到了对佛法真谛是什么都没弄清楚的地步。就是说:整个法门根本就不懂得修学佛法究竟是为了什么?佛陀一再强调有相法是方便法,不是解脱的彼岸。为什么你们还要迷惑、诱导世人进入一个狭隘自私、不究竟的目标?即使是业报所为,西方也不是目的。只是方便法而已。为什么要把它当作目的,大肆弘扬?作为佛法弘扬者。当是引导众生走上究竟解脱的领路人。作为领路人如果自己不证言证,妄自渲染,自私狭隘。其本身对佛法就是一种篡改和扭曲。因为不证悟者,言不对佛。必生歪法!至于其它,等有时间我们坐下来再谈。好不好?

陈: 好!卡萨活佛!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想跪着听您讲。

师: 随便你啦!先静下来参加这场法会。你可能看不到他们,但是你能感到他们存在。你可能在寺院也参加过像普佛、吉祥普佛、超度等这样的法会。但是不可能参加过今天这样的法会。这样的法会,会使你从冷酷中走出来变得不再冷酷,会使一个不懂得怜悯、慈悲别人的人成为一个能够理解关怀其它生命的人。

陈: 我是冷酷吗?卡萨活佛?

师: 你难道不冷酷吗?你看上去是一个很文静的人,我想你一定看过很多书。而我们国家是一个有着几千文明的古国。不要说佛学者,就是我们国家的普通百姓因受孔、孟之道的影响。仁、义、礼、智、信早就扎根于我们的心里。而向善的书籍更是针对不同的层面各有千秋。如:老子、孔子、庄子、孟子、中庸、论语……这些向善的前辈们有很多教我们做人的书籍。所以仁、义、礼、孝、的道理长幼皆知。其中有句话叫做“父母在莫远行。”听说过吗?

陈: 嗯!

师: 什么意思呢?“父母在莫远行”就是说,尚有父母亲在世时,作为儿女的我们不要远行。不远行之一是怕父母牵挂着我们,之二是怕父母双亲有什么病痛而不能尽孝,这是为人的本分。我知道晓旭,的父亲、母亲,姥姥、姥爷,都健在。但你体会的出他(她)们现在的悲哀吗?当你这样年轻就结束了生命时,你想过他们吗?你刚刚说你走入佛门就没打算活。你想过吗?想过他们老泪横流的场面吗?想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残酷吗?让白发送黑发这叫不孝。想过吗?你去了。走了,什么都记不住了。而留下的双亲,十年、二十年。当二十年之后你年迈的父母会因为他们过了二十年而忘记他们的女儿吗?当他们老迈的什么都干不了时;当他们希望自己的女儿留在身边的时,你在哪里?这还不冷酷吗?这哪里冷酷啊,这是残忍!还有你们,你们这些聚集在我周听我说法的人,同样也要思考啊!你们也是冷酷的、也是残忍的。弃父母于不顾,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好残酷的事情。心狠不就是冷酷吗?你想过吗?你佛手而去,当你的丈夫、你的爱人三十年之后,当他老迈的时候,当他希望妻子守在身边的时,你在哪里?膝下无儿女,妻子已远离。你想过他的感受吗?如果你想过,你应该为他们尽力的多活一天、再活一天,坚持一天再一天,那是尽力啊!不为他们着想,而为自己,就是自私。自私、心狠不就是冷酷吗?

陈: 我不是不想活,是活不了。已经判了死刑的疾病,有时候我不敢想未来,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师: 可是你想过他们吗?在你没有未来的时候,一个无私的人,不要去讲什么慈悲啊、善良啊。我们就以一个普通人来说。当我们的生命遭受折磨或许不久就要离开的时候,会想如何让我的父母不痛苦,如何让我爱的人不难过,如何让他们能够更好的忘却已发生的事情而更好的生活。晓旭,这是件多么残酷的事情,想过吗?如果你和郝彤不出家,郝彤还在公司,他可以赡养你的父母。因为爱你,他会像对待自己父母一样的守在他们身边,即便是他将来娶妻、但也可以使他们享受天伦之乐,替你尽孝,尽职尽责,而此时……

陈: 您说的对,我没想,我只是一心想往生。

师: 你想往生,你想我往生了,郝彤也出家了,我走了只不过是在前面等着他,他随后也会到我来的这地方来,我们又会相聚。不是吗?

陈: 是。是我很大的一个心愿。我也发了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普度众生。

师: 卡萨没有往生到那个地方去,卡萨也在度众生。

陈: (反问自己)我真的这么冷酷吗?我真的这么不敬、不孝、没有人情味吗?

师: 时间太短了,没有时间。如果有充裕的时间去想这些问题,一定要想啊!一个不能把众生利益放在自己利益之上的人,一个不能关怀别人、将别人的利益放在自己之上的人,在卡萨认为就是冷酷!如果卡萨也这样想,那么晓旭就不可能来到这里,那么这些生命也不会来到这里。卡萨随时可以到你所向往的那个地方去,然卡萨没去,卡萨就在这里。卡萨与诸位是陌生的。但你们在我心中却是无法割舍的。这也叫爱→→博爱!在延伸下去是慈悲。你们理解的慈悲是这个意思吗?你们是这样理解、这样做的吗?你们只想一个人往生,只想你们一个人去,到有砗磲、玛瑙、琉璃的七功德水,八功德池的什么地方去。让我说,你们是贪够了人世间的东西,然后继续的贪,成了大贪。贪西方、贪砗磲、贪玛瑙,贪西方的环境、贪那里的舒适、那里的清静,让我说,念佛的人就是世界上最贪的人!倘若你们不服,你们就来做一个像卡萨这样的人。在婆娑世间为了别人的幸福舍去自己。为了别人的解脱,自己可以承受,我就佩服你们!如果只为了自己去安乐,那不是自私是什么?所以,我说你们不仅冷酷而且自私。不信?请问哪一个念佛人是为了别人的解脱、成就、往生、在修行,在念佛?恐怕不多吧?只为自己不为别人,连人间的,雷锋、黄继光、董存瑞都不如。牺牲自己为了战友,连这样的人都不如,你们怎么能够往生呢?许多英雄,他们并不信佛,他们却能够将自己的身躯献出来,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而我们这些信佛的人却只为了自己不去管别人,不是自私又是什么?为了自己的修行、为了自己往生出家的人很多。弃儿女不顾、弃自己的父母不顾、弃家庭不顾,不是自私、不是冷酷又是什么?

护法:感到虚空当中有听法者嚎啕大哭,卡萨的这一番话把他内心的那种情感给激发起来了,一边磕头一边哭。

师: 哭是对的!哭,证明你的善还没泯灭,还有救。证明你还有惭愧的心。不哭,你才更加冷酷!将这些冷酷的心都聚集到西方干什么呢?你们只说我们到西方、我们到那里、我们乘愿再来救度众生。但是诸位,念佛人一代又一代人,往生者以你们来说走了很多很多,那么请告诉我,哪一个是乘愿再来的念佛人呢?你们见过吗?听说过吗?如果按你们说的,这么多人往生了,怎么不乘愿再来啊?倒是卡萨在这里啊!你们念佛乘愿再来的人在哪里啊?卡萨是乘愿再来者,但是卡萨不是你们那种念佛的人。实话告诉你们,我就没见到!就没有!无论是谁,不管是念佛的哪位权威和大德,让他站出来告诉我,哪位是再来人?是乘愿再来的念佛人?你们在世的时候听说过吗?哪一位啊?

陈:  没有。

师: 没有啊!诸位。那么多人走了都没有再来,他们没来你们就可能来吗?为什么来不了啊?因为你们在这里的时候就只顾自己、就那么自私,到那么美好的地方你们还肯回来吗?可能吗?不可能的啊!能来吗?不会啊!是金子在任何地方都会闪光。唉!你们不服我所说的是吗?

护法:他们心态中没有不服。像刚刚哭过的那位,突然从自己心底里生起一种说不上来的东西,一下子,这种东西升上了心头,他的心被卡萨这种慈悲感动。这种感动似乎在膨胀,使他的心里内疚、难受的好像从骨子里边往外突。那是一种过去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师: 诸位啊!你们也不要再委屈、埋怨、嗔恨了。三天来与大家相处,仅凭你们带给卡萨的痛苦,卡萨也可以这样说:你们贪、嗔、痴具足啊!哪怕你们有一个不为自己,为别人着想,我也不会这样的难受。可见在你们有生命的时,你们就没有懂得什么是爱、博爱?什么是慈悲?也很少关心、爱护、帮助别人,很少为其他的人着想,而且个个还有着充足的理由。那算什么理由啊?如果你们是好样的,无论你是念佛的还是不念佛、是有信仰是没信仰。因为在我们这里聚集的不仅是念佛的、不仅是善类,还有很恶劣的众生哦!不管你们是什么样子的,都没关系。在卡萨的度化、超度、超拔下,你们堂堂正正的站起来。把那个龌龊的、肮脏的自我扔掉它。冲上去!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什么,重头再来,记住卡萨的话,这生不行下生再来。相信卡萨。如果你按照正确的指引去修行。解脱不了。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卡萨去替你!这个承诺可以吗?来吧!做一次正确的选择。让真实的自己发挥一次作用,让自己一生不再白活。

陈: 刚才卡萨活佛那一句话,一下子就触动了我,想再来一次。(哭)

师: 你们当中有些人没有念过佛,不是善类。但是你们要知道,之所以这样的结果是有原因的,平白无故的不会成为这个样子。卡萨为什么不是你们这个样子呢?因为卡萨没有做你们所做过的事情。不要耿耿于怀、不要嗔恨、不要没完没了,冤冤相报何时为了?你们这样子放不下,你们只能害你自己堕落的更加黑暗!请相信卡萨。好不好?

护法:哭的人越来越多。

师: 你们相信卡萨说的是肺腑吗?

大家:(哭着说)相信。

师: 那么你们愿意让卡萨来帮助你们吗?愿意让卡萨来帮助你们离开这种没有肉体,流离失所,到处漂荡,人不人,鬼不鬼,说不上是种什么样的生活?你们愿意不愿意离开这种生活?

大家:愿意。

师: 如果你们愿意,那么卡萨来帮助你们,为你们做一个超拔法会。你们接受不接受?

大家:愿意。

师: 我看得出,你们在揣摩在怀疑。觉得会有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没关系,大家可以试试,可以在怀疑中渡过这几天。如果你们说不怀疑了,卡萨你来吧!我和你走!那么你今天就走了。如果走不了,你明天、后天,就这几天时间。这个时间真的是来之很不易哦。如果不是这个很有名望的陈晓旭,我不认识大家,也不会把大家聚集到这里来。哦,不用管我是谁。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们知道不知道没有关系。但是,我会让你们从这里得到温暖,会在这里消除你们的业力,会在这里重新让你们认识自己的龌龊、卑鄙、无耻,然后给自己选择一条离开这里的路。至于选择的好与坏,那就看你们自己净化的程度而言了?净化的多,自然就要好一些。净化的少,听不进去,那就差一些,甚至还会到很不好的地方去。听清我在说什么吗?诸位!大家回答我。

大家:听清了。

护法:刚才那个哭得特别厉害的,内心有一种愧疚和忏悔。他突然间说了一句话:我看见了。他说看到卡萨活佛了。

众生:我看见了,我看他是观世音菩萨!

师: 你是有宗教信仰的人吗?

众生:是个念佛人。

师: 好。

众生:(激动的哭着说)那会儿我没看见你,我现在看见你了!

师: 现在让我来帮助你们。请你们以一种自己喜欢的、能够放松的姿势待好、站好,或坐好,好吗?

大家:好。(有人看着佛堂上的贡品)

师: 你们有多长时间没有吃到食物了?

大家:已经很久了。

师: 为什么吃不到食物?

大家:能看到食物,拿到食物,食物就化了。

师: 好。那么卡萨在做法会之前,先供养你们食物吃,好吗?在供养你们之前,卡萨有个要求。你们之所以过去吃不到食物,那是因为你们太自私了。而今天卡萨仅向你们要求一件事情,请你们在取这些食物的时候,想:我只取够吃的就行了,若吃完不够再去取。不要一下子拿太多。那样的话,它还会成为灰烬,包括水。只要你不那么贪婪,只想,我只拿我够吃的就行了。这个东西就不会再化成灰烬。不要争先恐后,这些东西随时都会有。你们先吃东西,然后我们做法会,好不好?

大家:好。

师: 如果你拿到手里,它还化为灰烬,证明你贪婪的心没有少,你还想拿更多。你会想:我先吃了它,一会儿再来。不要那样想。因为你们已经很久没有东西了。你要想:今天我就吃饱为止,不要再拿多了。你这东西就不会再化掉。我等你们,当你们拿到食物,吃饱后,我们的法会就开始。好不好?

大家:好。

陈: 我想躺下可以吗?(被光芒一照,想躺着待着。)

师: 可以啊!这种光芒是温暖的、舒适的。像襁褓中的婴儿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人世间的纷争不存在了。没有了。

陈: 好宁静、好舒适的一种感觉。(她像婴儿似的蜷曲在那里。)

师:  是啊!你们知道吗?此刻在我们的头顶上方有着很多佛和菩萨。像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普贤菩萨。大势至菩萨。金刚萨垛菩萨和许许多多的菩萨都在关怀、摄受着我们。在卡萨的供养中,如果你们看到光芒或有光芒直射你们的时候,请不要害怕。如果你真的很怕那刺眼的光,就把眼闭上。甚至于你们可以在心中默默地喊着你们喜欢、你们相信并能够帮助你的佛和菩萨的名字。如果在卡萨的度化中,你们能喊他们的名字,他们就可以“摄受”也就是帮助你,会用光来接引你。注意听我的话,注意听我持诵的咒。如果你会的话,你可以和卡萨一起来持诵。大家听明白了吗?不明白可以问,等开始了就没时间了。如果光芒照射你的时候,你们可以随着光芒进入进去,进去就是解脱。晓旭,不要跟着走哦!如果你要走了的话,你还有父母和郝彤的问题没有解决啊!你要很想走,也要记住那可不是被西方接走的哦。是因卡萨度化而走的,搞懂没有啊?

陈: 明白了。

师: 所以你要走,要给我打招呼,我刚刚是针对其他人说的。大家都听明白没有啊!

众人:明白了。

师: 好了!光芒四射下,在我们头顶上方,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在我们头顶上方光芒四射,他的光芒照在我们头和身上。我们的业力在消失。我们的情绪、坏的心情、负面的影响都在消失。在他的光芒照射下,如果有光芒照射你。请不要害怕。可以呼唤他的名字,也可以呼唤你们喜欢的菩萨、喜欢的佛的名字。你们呼唤,他们就会来,然后用光芒来接引你们,随着光芒走进去,走进了光芒就是解脱,诸位听懂吗?

众生:听懂了。

护法:度拔开始!度拔在师的咒语声中开始。

师: 好!……阿……阿……阿……

护: 有一个人在喊白衣大士观世音菩萨,有一个人在喊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感觉有一个老头在喊阿弥陀佛。

师: 持咒!……

护法:有人在喊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

师: 持咒!……

护法:有几个没有信仰的众生在念着卡萨的名字,又有一个众生在喊观世音接

     我,观世音菩萨接我。

师: 嗡巴扎萨垛吽……

护法:听到有人在喊大势至菩萨。

师: 嗡嘛呢呗弥吽……嗡巴扎萨垛吽……嗡啊吽班杂咕噜呗玛悉吽……

护法:有人在喊如来佛、如来佛!有人在喊:释迦牟尼!有人在喊:白衣大士

     观世音!又有人在喊:阿弥陀佛!有一个人在焦急的喊:就剩下我自己了!就剩下我自己了!怎么办啊?急的一个劲的哭,就剩他自己了,怎么办?

师: 放松自己,紧张就会焦急,今天不行,还有明天。

众生:卡萨活佛救我!(哭喊着)就剩下我自己了。

师: 你明天还可以啊,后天还有时间,不要着急。

众生:他们都走了,就剩我自己了。

师: 你是哪位?是念佛人吗?

护法:他不敢承认似的。

师: 你连这个都不敢承认?

众生:人家不念佛的都走了。(哭着说)

师: 不要害怕也不要焦急,还有明天呢?

众生:是。

师: 好吗?

众生:好!

师:  明天还会有很多的人到这里来,好不好?

众生:好!

师:  而且你还可以来听卡萨讲法,还可以提问题,也不是坏事情。

众生:好。

师: 你不能紧张,你是太着急了。是发自内心的,注意我的话,当你心里去呼唤诸佛的名号和菩萨的名号,不是像你念佛那样嘴皮子动,是你的心,是你真的发自内心的!“诸佛菩萨来救救我,大愿地藏王菩萨来帮助我,”唰的就一下过去了,听懂了吗?

众生:嗯。

师: 你那个心灵没动,光着急,心想都走了,前边走了,后边的走了,左边的走了,右边走了,就我走不了,那怎么能走得了吗?

众生:嗯。

师: 不要急噢,急了起负作用。不要到了第四天人家都走了,还剩你自己,那可就是没有办法了,听懂了吗?

众生:听懂了。

师: 好,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再继续法会,你再来这里,不要着急,你急能做什么?放松自己,让自己真的能体会到光芒照到自己身上的温暖,像回到母亲的怀抱,你害怕什么呢?就像女儿呼唤母亲一样,真心呼唤就能出现,听懂吗?如果你像在呼唤别人的妈,那你能走吗?明天再试一试,好不好?

众生:好。

师: 那我们明天再来好吗?

众生:好的!

师: 你心中还有许多问题,还在疑惑,这样喊会走的了吗?真的走不成、你又着急,越着急越走不了,你要放松自己,好吗?

众生:好,记住了,给卡萨活佛顶个礼!

师: 嗯!

师: 晓旭,还在琢磨是吧?如果你用心体会,就能够体会到念佛以来,所体会不到那份清净,如果你只在想自己的问题,就永远体会不出今天大家体会的东西。你是在想自己的问题呢?还是融入这个声音之中呢?有时融进去,有时思问题?

陈: 是。融进去的时候就听到卡萨活佛的咒声,心里什么想法都没有。想问题的时候,就是在想一个问题,当光照射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所向往的佛、菩萨,他们发自内心的喊。

师: 你在想,如果要照在我身上,我该喊什么?去哪里?

陈: 是。喊阿弥陀佛的少啊!有喊观世音菩萨的,有喊大愿地藏王的。那喊阿弥陀佛那个是不是去了西方了?那喊观世音菩萨的不也走了?喊地藏王的也走了。我真的有点迷惑了。

师: 你在想,如果卡萨度晓旭,晓旭喊什么呢?要是这种心态,那就不是发自内心的了。

护法:当卡萨活佛问起,若是换作晓旭,晓旭,会喊什么时?她脑子里特别跳跃。真的是好紧张哦。我该喊谁呢?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还是阿弥陀佛呀?正在这时只听卡萨活佛话锋一转轻声的问她回家了没有?啊!原来师是在试探她啊。唉,真替她急!

师: 今天回家去了吗?

陈: 嗯!时间很短。

师: 看了父母,郝彤,还去了什么地方?

陈: 还去了剃度的寺院。卡萨活佛!我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冷酷。

师: 三天来只是我说的多,晓旭,几乎说的很少。你心里所思所想,竟然不

     敢说出来?

陈: (轻声地。)有时也想说,但是一想动嘴讲,想说的时候,就又缩回去。

师: 你是不是特希望这个人不是卡萨,而是你希望的法师?

陈: 点点头。

师: 这就是卡萨在度化工作中难上加难的地方。

护法:感觉她没有那种发自肺腑往外倒的感觉,没有那种冲动。就是哭也是那种唯唯诺诺、小心谨慎的那种感觉。都替她觉得憋得慌,真像林黛玉似的。

师: 三天过去了啊。晓旭!

护法:似乎感觉当把她那种激情调动起来的时候,她又压了回去。那会儿曾经出现过一次,内心揪扯得难受,想哭的那个劲被她一压一会儿就又没有了。

师: 可以理解。你想啊!俩陌生的人,怎么能够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托附给另

      一个呢?

 

卡萨活佛与陈晓旭的第四次谈话记录(上) - 锦玉雕龙 - 玉雕龙

 

卡萨活佛与陈晓旭的第四次谈话记录(上) - 锦玉雕龙 - 玉雕龙

 

卡萨活佛与陈晓旭的第四次谈话记录(上) - 锦玉雕龙 - 玉雕龙
 
Jade  long---the best art!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