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般若--代表玉的智慧,传递人间的真情

专业设计定制玉器.热线:13728699642

 
 
 

日志

 
 
关于我

深圳玉般若工作室总经理,中国象棋一级棋士,藏传佛教宁玛派弟子

网易考拉推荐

卡萨活佛与陈晓旭的第二次谈话记录  

2010-11-14 17:5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5月21日(中午十二点)

师与陈晓旭的第二次谈话。

 

陈:感到身上很痛苦,很寒冷。

师:现在呢?

陈:好多了。

护法:师又接她到了自己手上。

陈:我到底错在哪?我觉得自己很愚痴。

师:是愚痴。像你这样一个聪明伶俐的人,很有悟性、怎么不用大脑去思索问题呢?

陈:我也自认为我很有悟性。

师:也怪不得你。佛法,确切地说你们接触的已经不再是佛法了。

陈:疑惑的,莫非我被那些表象所迷惑?

师:他们已经把佛法变成了一种盲目迷信的宗教形式。

陈:我却为之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师:真实的佛法是要用心去接受和体会的。

陈:不是形式上的。

师:只有用心体悟才会有所得。而你们所接触的只是宗教赞颂。

陈:我的心很痛。

师:目前大家所熟悉和掌握的只是宗教的唱诵形式而已。

陈:我现在才知道自己一无所获。

师:但你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因为它是你的希望。特别是西方极乐。那是你美好的憧憬、是你赖以生存寄托的源泉。

陈:是的。可现在我真的一无所获啊!

师:还是有所获的啊!如果你不经历这些,你怎么能够分辨得出真与假的差异在什么地方呢?

陈:可是,我现在死了。(悲伤绝望的)

师:死的只是肉体,灵魂是无生无死的。你们不是也讲不要臭皮囊吗?

护法:今天,她的整体状况大不如昨天。时常处于昏迷之中。

师:是啊!处于昏迷中的人怎么能念佛啊?如若这样说谁又相信呢?

师:晓旭?(师轻声的)在听吗?

陈:在听。

师:你的身体很虚弱。你可以躺下来听。

陈:好的。我觉得好累呀,很想躺下,这里好温暖啊!卡萨活佛,我喜欢听你讲话,但有时我好想睡啊!(她说话的声音很小)

师:我知道、也能理解。(师和蔼的对她说)你现在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清醒状态。之后就会昏沉。所以我们要珍惜每一分钟。我可不愿看到有谁从卡萨眼皮底下堕入下去。倘若那样就失去了我来这里的意义。

陈:我要早认识您就好了。

师:是啊!那样你就会爱惜自己的肉体。要知道这个臭皮囊可不像你们说的那样没有用哦。肉体,是成就路上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它是证悟、解脱、成就的唯一基础。没有肉体,哪里还有修行和成就的资本啊?

陈:原来以为人身难得,现在已经有了人身了。只要好好修行就能去西方去了。现在看来……

师:人身难得,是指有了人身你要珍惜、善待它,你要懂得怎样利用这个人身,达到要达到的目的。人身真的很难得啊!可是你的人身就这样白白的虚度过去了。

陈:本来抱着很大的信念。

师:信念是要有的。但应该是正信、正念!晓旭,知道什么是正信、正念吗?你不知道。否则就不会这样痴迷不悟了。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还要有“明师难遇”啊!这三点是缺一不可的。

陈:“明师难遇”?我以为自己遇到了。可是几天了他却没有来,而陌生的卡萨却是救我的人。倘若在活着时,我肯定不会相信您。可现在您说的尽管和净空法师说的不一样。但我却无法反驳您。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的确和我想象的出入太大了。西方没出现。净空法师也没有来。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

师:是啊!我理解,此刻你多么希望在这里和你说话的不是卡萨而是净空啊!不是吗?

陈:卡萨活佛,净空法师对我影响太大了。而且他说的是那么肯定。可此刻您为了我却在这里。我应该信谁呢?头脑好乱啊!

师:还记得昨天我对你说过的话吗?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修者,就必须要觉悟,只有心明眼亮才能辨别出真假。

陈:我自认为我是觉悟了。

师:怎么可能呢?

陈:我是不是太自作聪明了。卡萨活佛?

师:应该说是自负。觉悟需要有觉悟者来印证才可以啊!有谁给你印证吗?

陈:净空师父印证过。

师:有谁给他印证过呢?倘若净空都不觉悟,他怎么印证你啊?

陈:不会吧?(疑惑的)

师:如果净空是一个觉悟者,他绝对不会如此弘扬正法的。

陈:可是那么多的众生都听他的。

师:因为那么多的众生都和他一样无知无明。为什么卡萨不听啊?

陈:是啊!我心里很矛盾。深受其害。

师:在说这话时,你心中不是这样想的。因为你遇到的师父对你影响太大了。其实你在想、这些话若是净空法师也这样说给我,那该有多好啊!是不是?

陈:她轻轻的点头,并不否认。

师:你接受不了这样一个事实。你不允许被人欺骗。你为人尽管有着活泼的地方,但是骨子里却有一种冷傲。你不会轻易的相信谁。一旦信了却又很固执。因此你觉得你的目光不会看错人。这样说你服吗?

陈:这个我服。

师:在念佛之前,你是一个不舍自力的人。虽然有善心善举,但是却处于一种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的清高孤傲中,处事理智。

陈:是的。我有这样的心态。

师:知道吗?晓旭,被自己认可的人伤害,防不设防,结果一定惨重。另外,因为受前世印象的影响,这一生你依然有着很重的不服及争强好胜心。

陈:是的。

师:虽然这点表现的不甚明了。但却是修行中应当注重的事情。

陈:我太注重这些了。我以为我选择的是最好的。

护法:她指的这个选择,是指净空的威望高,信众多所以才使得她那么投入。没想到在这个茫茫世界里,真正的佛法不是这样一种只有理论与形式的东西,而是真实的让所有人都拥护爱戴、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并得到利益获得解脱的自然之道。

师: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也听说过这句话:佛法讲缘。

陈:莫非我和净空有什么缘?

师:缘,不是攀缘。而是瓜熟蒂落,自然而成的。

陈:这个我懂。就像现在能到这里来,也是一种缘。

师:我说过,你与佛有缘,在过去生中曾经做过沙弥。就是做过小和尚。与观世音菩萨更有着几生因缘。即便在这一生你依然也很喜欢《心经》。

陈:是的。

师:喜欢《心经》比喜欢念佛的那些经典还要喜欢。

陈:说实话,若不是遇到净空,(他对我影响太大了。)我想我不太愿意念阿弥陀佛的名号。但我又说不清自己愿意念什么名号,现在人都这个样子了。说什么,我也不怕了。

师:在你走之前,如果你还坚持,我一定让你再见净空一面。

护法:师一说这话,她的眼泪立刻就出来了。

陈:我倒是想见见他,我的心太诚。我要问问他。

师:从你所谓的闻法修行到现在,虽然财力、精力、人力付出了不少。那么请你告诉我,在你念佛的时候,也就是说你念了这么长时间的佛,你觉得和过去相比,被净化了多少?

陈:我只感觉自己清静了很多,精神上有了很大的寄托。杂念少了,往生西方,已成了主题。特别是在我最后的日子里,正是西方极乐,给我增添了勇气和希望。其它的也没太多的感觉。我认为这样就是修行。

师:但是,你还有情绪,还有爱恨,还有哀怨。也许你没有太注意这些,也许内心的东西不想和别人说。

陈:只有在念佛的那一刹那,那一时间,我是清静的。

师:今天回家了吗?

陈:嗯。回了家,去了道场。

师:哪一个?是最后离去时的这一个,是么?

陈:是。

师:看到了什么?

陈:他们一点都不了解我。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在那里。他们总说我很好。可我一点都不好!

师:所以今天你显得很躁。因为你心中产生了疑惑。心中开始了问话和对比。是不是?

陈:是的,卡萨活佛。

师:那么我问你一句话。听说你在寺院里居住了一段时间。

陈:是。

师:自然你也会和一些出家人相处。与你相处最多的应该是寺院的上层。以你的性格,你是不会,或不愿意多和其他人说话的。

陈:您是说我太傲了吧?

师: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和那里的居士和出家人相处的如何?

陈:相处得不多,我只是不想被打扰。

师:那么在你接触寺院出家人时,你感到他们亲切和善、无私悲悯吗?一个月,完全可以了解了。

陈:他们的行为、举止基本上都差不多,像是一个模式。我倒没有去多想什么。对于他们也很尊敬。

师:当然,他们对你也很好,因为你为他们布施了那么多。你没有感觉到寺院里对你和对其他的居士不一样吗?他们视你为上宾。他们对你和对待其他居士会等同吗?他们可以给你一个独立的房间。

陈:还有人照顾我。是不太一样。

师:从这一点来看,如果不是你,换作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一个没有为他们做出这么多布施的人,他们也会给他一个独立的房间和专人照顾吗?

陈:这些问题我都没有想过。

师:比如卡萨,作为一个普通人到那里去,也许人家连理都不理我。

护法:她对那一层人了解的很少,而她得到的待遇都是比较好的。

师:你想过没有?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待遇的。如果对待每个人都这样,那么就说明这个寺院是平等的。否则,就是有分别的。佛法要求是无二的。没有分别的,穷富是等同一样的。

陈:真是想的太少了,只看到眼前这一切。

师:一个陈晓旭出家,前拥后围这么多的出家人。你要知道,即便是一个普通寺院的住持,也没有你这么风光啊!

陈:这个我也清楚。可是这些有什么用啊?我倒并不想那样。

师:记得我在给你的信中写道,如果你能早点认识我,我就不会让你出家,不会让你父母那么痛苦。其实他们很不喜欢你出家。再说了。不出家也可以觉悟,也可以成为一个修者,成为一个能够脱离轮回的人啊!如卡萨一样。

陈:是我中毒太深了。

师:怪不得你,因为你对佛法了解的太少了。我昨天和你简单的说了一两句。

陈:自己真是太笨了。

师:其实,不仅释净空都不可能懂得。印光你听说过吗?

陈:是的。

师:印光法语你也应该看过。

陈:是。

师:我把印光叫到这里来。

陈:我真能见到印光法师吗?(比较震惊)

师:要见。让他看看他们的错误给后世末人带来多么大的痛苦。

陈:天哪!难道这世间佛法就是这样?

师:不是!佛法是正确的。只有这些不悟言悟,不懂装懂,没有证言证的这些人,以人的知见去思索佛的思想,然后自然把佛的思想变成了人的思想。可是人的思想能有多么崇高的境界?又怎么能够获得解脱呢?几百年来都是这个样子。

护法:她现在清醒了许多,就是心口痛,为了这些事情很痛苦。但比刚才清醒多了。

师:可想而之,像你这样的念佛人成千上万啊!他们都在这种愚昧无知的状况中,被人愚弄。释净空也是被愚弄者。真是可怜的众生。无论是谁,只要不觉悟,就分辨不出真假。

陈:那我该怎么办呢?

师:这个时间太短了。

陈:那就让我寄宿在你这儿吧!只有在这里我觉得前所未有的清静,不一样的感觉。没想到死了,死了,到遇见明师了。

师:我想在这种中阴的时间里你会时而糊涂,时而清醒。迷糊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知道。

护法:她现在最清醒。

师:清醒的时候,只要不在我这里,就会被围追堵截。

陈:太可怕了。

师:会历经那些属于你因缘业力范围内的围追堵截。

陈:太可怕了。

师:而你只有拼命的奔跑,一直奔跑到下一次昏迷。

陈:我看过这些方面的书。好像奔跑掉到一个什么地方,实在不想那样。

师: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

陈:我跑那种大路,不跑那种山上,怕掉下去。

师:因果是不昧的。

陈:请您救救我吧!(快哭了)

师:你要知道我只能指点你。我不会像念佛人那样告诉你,念吧,念了就能往生。不!一切的善恶业力因缘都是自己所为,所以只有自己能够救自己。

陈:有因必有果。

师:这个道理就如同你饥饿了很想吃东西,你已三天、七天、十天没有吃东西了,非常想吃东西。却一个劲的往我嘴里塞东西。一边塞,一边嘴上喊,我饿,我饿。

陈:这难道都是我自己必须要承担的吗?那我该怎样脱离这种状况?

师:塞来塞去,结果是我被撑死,你被饿死。你很聪明。你饿你要自己吃。我吃多少,代替不了你的饿。我可以帮助你,可以让你来到这里,让你免去一些痛苦,但是我却不能替你吃东西。不是吗?

陈:是。你说的对。那我该怎么做呢?你就指点吧!

师:我能指点你什么呢?

陈:我不想在像现在这样,让我再当人吧!就生在您的身边,再也不去被那些形式、权势所诱惑。我真后悔没有好好看病。

师:是啊!当我在网上看到你出家的消息,看到你的照片。那时候我预计你还有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

陈:医生也这样说过。

师:我想可能还能够见到你,因为我在网上给你写了一封信。

陈:我已经没有力气去上网看信了。

师:我想或许你知道以后,一年多的时间还有机会。

陈:我只想早早的离去,早早的投生西方。真是没想到。

师:你出家不久去深圳,我想你是为了在那进出境比较方便的地方以便有利于治疗。另外就是想找一个有利益身体恢复的地方。当时我想在各方面的治疗下,你的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甚至会更乐观一些。如果好的话,会超过一年半,甚至两年多的时间。如果用特殊的药物治疗的话,那是另外一种情况。

陈:(又想哭)真没想到,在这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我都不认识您,您竟然这样牵挂着我的身体。还想着我的好多事情。而我自己却放弃了治疗。我真的是……

师:没想到你竟然用三个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想这也不足为奇。因为你若按念佛人的要求,不治疗不吃药,就用一句佛号支撑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的。何况西方极乐对你有着那么大的吸引力。甚至你会为此放弃生命的。

陈:我最后关头一直持诵佛号。没干别的,一直在持诵佛号。现在突然想起,我在清醒时也除不去心中的杂念。

师:一个人当她自己想放弃时,没人能救的了她。我想这可能是加速你离去的原因吧!

陈:再给我一次生命吧!我一定好好修行,我一定拜您为师。我会好好珍惜我的身体。

师:所以在这次见你之前,我在网上发了帖子。这帖子很不留情面。

陈:我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师:帖子是昨天发的。昨天已经是你死后的第七天了。发完帖子之后,我才把你找到这里来。既然这样了,还能怎么样?

陈:请你帮助我。

师:在帖子中我这样写到:尽管病魔夺去了你的肉体,但正是这些无明的所谓的法师夺去了你精神的生命。

护法:她又有点不清醒了。

师:本来不想说。如果我不说,会有许多人步入晓旭的后尘。这些生命都是无辜的。

陈:还有他。(指郝彤)

师:你不动脑子,他也不动脑子。

陈:真可怜。我该怎么通知他到您这里来呢?(心里很难受)

师:其实你的病起初如果得到及时治疗,根本就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你很固执,知道吗?骨子里的固执。(师很严厉的)你很冷酷,骨子里的冷酷。你固执的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你固执的我行我素。你的性情使你得了这最棘手的病。就像林黛玉在那样的时代得了那无法医治的病一样。其实你一直无法从她的影子中走出来!

陈:我一直觉得自己和她很雷同。

师:那里是雷同呀,其实生活中的你,很多地方都很林黛玉。

陈:这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优势。直到信了佛法以后,我才渐渐的摆脱我从心理上觉得自己是林黛玉的这种性格,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的善良、豁达。变得不再斤斤计较。我觉得这是佛法的力量。

师:因为你和郝彤的因缘很好。这是前世因缘所定啊!

陈:是啊!我很爱我的丈夫。而且为他现在非常的担心。我们就要像红楼梦一样,我是林黛玉,他是贾宝玉,我死了之后,他就出家。我担心他以后会像我现在这样,这么迷茫,这么无助。

师:的确另人担心。他得不到正确的法。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如果你生命还在,如果你还在人世间。他还有伴侣而现在……

陈:能不能让她(指帮她传话的护法)去见我的丈夫,然后通过她告诉他实情是什么样子的。

师:郝彤怎么可能会相信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向你和我这样说话的。你念佛这么长时间,见过吗?

陈:如果我要附在她身上,她就可以用我的肢体语言去和郝彤说话。我会让郝彤相信。

师:怎么可能?

陈:我见过附体。如果这样不行,他可怎么办啊?这一辈子就完了。

师:倘若你还健康的活在这个人世间,或许能够说服他。而现在,失去你的痛苦使他无暇顾及其他。不过我想用不了多久,当他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他会思考。而现在巨大的悲痛使他很难接受这一切。

陈:我以为我什么都得到了。(她一声叹息。)看来真是大错特错了。

师:此刻,中阴身的你一定非常痛苦。在这里尽管会好一些,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你会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

陈:我一心认准的想去西方。这样也好。否则,我就是有着肉体,还不是照样会沉浸在那个状态中,我分辩不出什么来。也许我还会痴迷的念佛。

师:是啊!所不同的是,如果你生命还在,随着时间一长,也许十年、或更长之后,一旦你想得到的什么都得不到时,你就会思索。

陈:除非是那样。

师:只不过那时你已经老迈,忽然恍悟到自己生活在一种骗局中,那时,大好的时光早已度过,一切都付注东流。

陈:真是无法想象。

师:到最后老迈孤独的离去,一无所有。若真那样你虽有着肉体,但会比此时更痛苦。

陈:命运捉弄人,没想到现在死了。到遇到明师了。很欣慰了。

师:所以我不希望你怨恨谁。但你现在心中有一种怨恨的情绪。

陈:这个我也懂。

师:当然你现在还不理解。

陈:我抹不去这种怨恨。

师:不要求你理解。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要求你达到一种什么境界。但是,在这几天里,你会慢慢的明白自己是庆幸的。庆幸自己总算满了闻正法这样一个愿望。

陈:真是没想到啊?

师:当然,你现在知道的还很少。如果不是在中阴,不是在这种围追堵截、痛苦不堪、流离失所、孤独飘零的像一片叶子一样的任期漂浮的状态下,很希望你去听一听卡萨所讲的经。

陈:若有这样的机会,我太高兴了。

师:对你来说,也许这种前后对比会更有说服力。。

陈:我愿意。

师:与你崇拜的净空来比,可能卡萨讲的更接近生活,更能让人懂得法是什么?

陈:我愿意重新认识佛法。

护法:她骨子里觉得佛法不会是欺骗人的。

师:佛法不会骗人,法是这个法界虚空中的准则。法是真实不虚的。

陈:我相信。

师:是那些不懂佛法,而言法、讲法、说法的人玷污了法。

陈:是的。

师:可是,在这样一种状况下,你怎么能听得进法去呢?

陈:帮帮我吧!

师:时而迷糊,时而清醒。

陈:只要我能听,我就一定能听进去。我清醒的时候就会好好听。

护法:她心里很难受,觉得堵得慌。唯一觉得庆幸的就是能到这儿来,感受到这里与其它地方有一种不同的感受。

陈:我只有肉体的话,或许还感受不出来。而现在、此时我却能感受出没了肉体,似乎我好像变得更聪明了一些了。

师:这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而已。过了中阴期,你就……

陈:我就要投生去了吧?

师:应该这样说吧!除非你在中阴期得到解度。

陈:我会力争的。如果再给我一次生命,我一定好好做人,珍爱身体,做您的徒弟。

师:如果这样!那就在你清醒的时候听一听经吧!

陈:好的。

师:你不是说喜欢听我说话吗?

陈:是。我喜欢这样和您说话。这样和您说话,我的身体是暖的。要不我的身体是冰冷的。

师:就在这里为你放经吧?

陈:您特意在这里为我放经,我的心情是无法表达的。(心情非常激动)我会很努力的去听。

师:不知道你能听懂多少?

陈:我倒是也想听一听。

师:先听听看吧。看看是否感兴趣?如果能听就继续听。如果听不下去,可以不听。不要勉强自己。

陈:我现在心中这么痛苦,杂念又这么多,这样是不是对我很有负作用,很有影响?

师:自然是有影响了。

陈:我怎么就放不下这些杂念和痛苦?我怎么就做不到呢?

师:因为一句佛号什么都做不了,你还是你。你还会牵挂着自己所爱得人。不是吗?

陈:我自己清修寡欲了多年,没想到现在都暴露了出来。我觉得非常的痛苦。

师:我觉得你们两个挺有意思。

陈:是我害了他。要不是我,他也不会去出家。是我害了他。现在我已经死了,我也没办法再阻止他怎样了。

师:顺其自然吧!

陈:真想让他到您这里来。我既然在这里,我会好好调整我自己,我想听听您讲的经。

师:不用调整自己。佛法修行与佛法修行的境界是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的。不是做作,不是勉强,不是压迫、逼迫自己非要形成一种什么形式,而是自然而然的。

陈:我在这里就不会再遭受追我那样的事情。

师:现在不是没有人来追你吗?

陈:我不想让人再来追我。

师:从昨天到现在有人来追你吗?

陈:没有。所以我想在这儿待着。

师:只是离开我的手,你就会感到……

陈:我离开你的手就会感到一阵一阵的迷糊,光爱睡。

师:不是说爱睡,不是说离开我的手,是因为你在中阴期,有一段时间你就是处于昏迷之中的,而有一段时间你又会清醒。这个时间会随着你死亡的时间的延长,昏迷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而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今天是第八天。

陈:若要是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你就是放经我也听不到了。

师:是的。

陈:那有什么办法能帮助我清醒的时间长?

师:现在外围已经有很多护法在持咒了。这种咒声会帮助你、消除你的业力。在业力消除的同时,你昏沉的时间应该是短。遗憾的是时间太短了。

陈:(又想哭)真是太苦了。

师:如果那些为你做法事的人,不去念佛号,如果去诵念《金刚经》,或者诵念帮你消业的咒语,可能对你来说更有利。但是他们不可能去那样做。你知道地藏王菩萨怎么成的地藏王菩萨吗?你知道观世音菩萨如何成的观世音菩萨吗?

陈:他们都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才成了菩萨的。

师: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成菩萨,凭什么你一句佛号就能成佛啊?这么简单的道理,真的那么不好明白吗?

陈:师父说这是现在修行的简捷方法,便捷方法。

师:懒汉方法,不劳而获的方法,这个世界上有吗?

陈:真是的。

师:观世音菩萨之所以成菩萨,是因为他发了无限慈悲的大悲之愿。让所有看到我的及我看到的众生都能获得真实的利益和解脱。如果我下地狱能够使所有众生不下地狱。我情愿地狱属于我一个人!他是在牺牲自己,成就其他的生命。地藏王菩萨是情愿自己下地狱,让所有的众生不再下地狱。这是多么大的愿力啊?!你们念佛的人有哪一个发了我念佛不是为了我自己往生,我潜心念佛就是为了整个国家,乃至于整个世界所有的众生都成佛,而我不成佛。有吗?

陈:没有。

师:你理解不了这么多。

护法:她好像不太懂你说的是什么,有点不爱听了。

师:所以你们是自私的。其自私的行为则表现在每一个念佛人都是为了自己往生上。一个普通人都知道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可念佛的人却只为自己。一个只为自己而如何的生命,能够有多么伟大?你回答我,晓旭。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念佛都知道。我们国家可是泱泱五千年的礼仪之邦啊!

陈:是我自己中毒太深了,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想过呢?

师:仁义礼致信,从孔子、老子、孟子的时候,就有了。孔融让梨,司马光砸缸救人。我们什么不知道?善为本!在太上感应篇里说的多么的清楚明了。

陈:念佛真是太自私了。

师:多么的自私啊!这样的念法,怎么能够成啊?你们连一个普通的善良人都不如,你们自私的只为自己不想他人,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怎么可能呢?

陈:我们还自以为是的去帮助别人。

师:你们帮助什么了?你们拿什么帮?

陈:只是帮助一个人更自私。

师:你们甚至包括连帮助别人助念都是为了自己。“我现在帮他助念,是为了将来别人帮我助念。”这样的心态,怎么行啊?什么助念吧!助念的越多,将来你就往生的越快。是不是?

陈:是。

师:一切为了我,以我为第一,多么自私的一种行为啊?

陈:真是。

师:可是,知道吗?佛法是无我的。无我就是般若!其实佛法的最高境界就是无我。只有无我的生命才可以为了一切的众生的利益而利益。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你们大脑全都注水了。

陈:全都被迷惑了。像这些道理我在最初年青的时候好像都比现在更清楚、更懂得。

师:你们就像是被注射了精神鸦片一样。

陈:对。我们就痴迷在那个当中,什么都不去想。而且还觉得彼此很真诚,这就是在修行。现在越来越开始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佛法,再不能痴迷于那种自私的只为了自己的修行了。

师:一个佛学者必须要广闻多思。这是佛陀说的。为什么让大家广闻多思?就是让大家博览全书,吸取知识,丰富长养自己。然后让大家以这样丰富的知识来辨别真假虚伪。

陈:没想到我们越修越迷茫。

师:其它的经不看,其它的书不读。一个个跟行尸走肉一样。

陈:现在才知道我们这些愚笨而不觉悟的人,能研究出什么来?

师:好,在你还清醒的时候,抓紧时间听一听经吧。

陈:那好吧。我总觉得好累,总想睡觉。在您手上虽然累,但是还是比较清醒的。我觉得好累啊!

师:我会让护法关注你,看看试着能不能听一听。

陈:能不能让我歇一会儿再听?

师:可以啊!休息一会可能就要进入另一种状况。

陈:那还是别休息了。我怕再围追堵截。

师:在这里,在中阴的每一天里,每当到你生命终止的那个时间时,你都会再次经受自己死亡时所经历的那种痛苦过程。

陈:是。

师:你离开世间的时候觉得痛苦吗?

陈:我自认为走的还算平静,因为我一直保持一颗清静心。

师:这样还好,没有那么大的痛苦。

陈:也是疼,浑身都疼。

师:你疼的时候可以喊卡萨。

陈:只要我疼就喊卡萨的名字吗?

师:能帮助你。

陈:好的。

师:如果你疼痛、寒冷,遇到你不喜欢的、不舒服的情况,你就可以喊卡萨,卡萨帮你。

陈:到时候我不会忘了吧?

师:你会忘了净空吗?你忘不了。他却帮不了你。而此刻卡萨在帮你,所以你必须记住。要知道你还没到长久昏迷的时候,清醒过来只要难受就喊我。记住只有两个字,“卡萨”!

陈:好的。

师:如果一个人心里觉得这个人能够帮助她,可以使她离开痛苦,离开凶残恐怖的围追堵截,离开疼痛难忍的折磨。怎么会记不住呢?除非他帮不了你。或你不相信他。

陈:好的。卡萨活佛,我相信你。

师:否则,自然会喊……

陈:我记住了。

 

 

卡萨活佛与陈晓旭的第二次谈话记录 - 锦玉雕龙 - 玉雕龙
 
玉雕龙---真善美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