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般若--代表玉的智慧,传递人间的真情

专业设计定制玉器.热线:13728699642

 
 
 

日志

 
 
关于我

深圳玉般若工作室总经理,中国象棋一级棋士,藏传佛教宁玛派弟子

引用 奈何桥  

2009-05-02 02:3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stc6969989奈何桥
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孟婆汤让你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你的前世今生。我们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河水煮,“今生有缘无份”又何必强求?
  “孟婆汤”是一个中国的古老传说,这在澜子家一本古书上记载着。在那个传说中人是生生世世轮回反复的。这一世的终结不过是下一世的起点。生生世世循环的人无法拥有往世的记忆,只因为每个人在转世投胎之前都会在奈何桥上喝下忘记前程往事的孟婆汤。所以,走在奈何桥上时,是一个人最后拥有今世记忆的时候。这一刻,很多人还执着于前世未了的意愿,却又深深明白这些意愿终将无法实现,就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这也是这座连接各世轮回的桥命名为奈何桥的原因。
                  

           奈何桥

      奈何桥处,今夜又迎新魂。

      幽幽站在桥边,楚楚动人的眸子闪着泪光。

      “喝了这汤,真的什么都会忘了?”她的声音象烟,轻飘飘地似被风吹过,颤颤散落。

      “当然。”孟婆点头:“喝下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前事尽忘。前世的一切愁苦,不再随身。”

      “那前世的诸般美好呢?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又如何?”她犹不休,捧着冷冰冰的汤,追问。

      “可笑。”孟婆难听地嗤笑:“花前月下,山盟海誓,若不忘个干净,如何有个干干净净的下世?”

      她睁大美丽的眼睛:“最深最美的记忆,难道竟一点也不能留下?”

      “自然。”

      端着汤碗的手斜了斜,她思索一会,放下这碗轮回必喝的汤:“这汤,我不能喝,我不能忘了他。”

      孟婆冷笑:“傻孩子,不喝孟婆汤,如何过奈何桥?不过奈何桥,如何投胎轮回?”

      “那我就不投胎,在桥这边等他。”她咬牙,毅然盯着脚下。

      “罢罢,又一个痴人。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唉,唉,真个傻。”

      她不管孟婆的唠叨,轻轻让黑暗淹没她的影子。

      孟婆瞥那黑漆漆的远处一眼,低头继续熬她的汤。

      桥头总有动静,影影绰绰,这个迈下去,那个踏上来。

      这日,枯井似的昏花老眸里,又印出那孤零零的瘦弱鬼影。

      轻盈的白服有点邋遢,轻飘飘走到桥脚下,目光憔悴。

      “吃苦了吧?孤零零一个女鬼在外,怎能不被欺负?来吧,喝过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前尘尽抛,比什么都快活。”孟婆淡淡地叹,又勺起她的汤。

      “不……”她见了那汤,似受了惊,怯怯向后退了一步,低婉吐了一声,抬头轻轻说:“孟婆,我求你一事,你若见他来,叫他别喝你的汤,我会来找他。”

      “孩子,别白受这般苦楚,情份下辈子还有呢。我在这桥头站了八万年,什么没瞧见过?

      当初,杨贵妃也不过是一仰头灌下,踏过奈何桥,哪还记得什么唐明皇唐三郎。什么蓬莱成仙梦中相会,不过是世人杜撰骗人的话儿。”

      “不……”她仍是低低说着那个字,转过身飘回暗处:“你若见他来,记得叫他别喝汤,别忘了我。”

      孟婆继续勺汤,新魂源源不绝的来,到奈何桥旁各有各的行事。

      有的吼一声:“只求下辈子别再这么命苦。”仰头一口气喝下,迈过桥面。

    有的满眼泪水:“我那苦命的孩儿,他还小,若他爹娶个后娘,可如何是好?”被孟婆劝着接过冷冰冰的汤,哭道:“来世叫我们母子做个邻居,也好照顾他几分。”喝下汤后,前世尽忘,再无哀容,听桥那边引路的鬼差透风下世可以投个好人家,一世衣食无忧,喜得笑逐颜开。

      也有跪在孟婆脚下求情的,涎着脸央告:“我在郊外十里破庙的墙根下埋了十坛金子,那是我一世积蓄,连老婆也不知道,若喝了这汤,就再也没人知道金子的下落了。”

      孟婆慢吞吞说:“不喝汤,就不能过奈何桥,当个无处可去的游魂,可要处处被欺。”

      左右思量,没奈何,只好一边痛苦哀悼自己的十坛金子,一边小口小口,将冷冰冰的汤灌下肠胃。

      这日,熟悉的身影又来了。

      更加邋遢,更加落魄,伤痕处处,凄凄惨惨。

      “怎么落得这般模样?”

      她怯怯地,抚摸手臂上一道道伤痕,道:“太饿了,偷吃了小庙里的香火。”

      “难怪。”孟婆递上汤:“喝吧。”

      “不不……”她见了妖魔似的后退,睁着泪盈盈的眼睛,轻轻哀求:“喝了这个,我就记不住他的模样了。”

      “别说模样,连有他这么一个人也不知道。”

      “啊?”她越发惊恐:“忘了他的名字吗?忘了他送我的小铜镜?忘了他给我画的扇面?忘了他从京城带回给我的胭脂?不不,这不行,这不行的。”

      她畏惧地看着孟婆手里的汤碗,远远逃开。

      孟婆长叹一声:;“傻啊……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小小脑子里的回忆,值得这么样孤苦寂寞?傻孩子……”把汤倒回锅里,慢慢搅拌。

      终有一天,她又来了。

      衣服破破烂烂,黑发凌乱,失魂落魄走到桥头,泪眼蒙蒙。

      “孟婆,他娶了新妇。”泪珠断线般落。

      “喝汤吧。”

      “可我还是舍不得。他如今变心了,那美若梦境的回忆就更珍贵了。你不知道,他真是个好人,我一辈子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下辈子也不会碰着。老天待我真好,让我今生许配他为妻。”她摇头,坐在桥头,低着头,想着从前,一边含笑,一边落泪。

      “孟婆,我若轮回,下辈子还能遇上他吗?”

      “那可说不定,天下这么大,人又那么多。”

      “我会不会,偶尔在梦中记起他的模样?”

      “呀,姑娘,那是没指望的事。”

      “是吗……”她幽幽低头。

      孟婆搅着汤,喃喃:“痴人,不过一些回忆罢了,何苦误了轮回,吃这般苦楚?”

      “你不明白的。他对我真好,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他看着我,眼睛炯炯有神,俊美潇洒……”她笑笑哭哭,泪儿续了又断,断了又续。

      饿了,站起来,幽幽隐没黑暗,回来时满身伤痕,鼻肿脸青,道:“那些地头鬼神守着香火,没偷到。”

      一碗汤递到眼皮底下。

      “喝吧。”孟婆叹:“我在这待了八万年,看透了。孩子,别为难自己,喝吧。别痴到这份上,倒难为自己。”

      她不言声,静静坐下,抱着膝盖,静静回忆。

      孟婆继续招待前来的新魂,一个接一个,络绎不绝。

      她不作声,看着他们舍弃前世,义无反顾。

      跨过奈何桥,就是新生。

      “孟婆,给我一碗汤吧。”有一天,她终于下了决心。

      孟婆长年冷冰冰的脸终于逸出一丝宽慰:“好孩子,你总算想通了,想通了就好。唉,我在这看了八万年,这放不下的苦楚,比谁都清楚,压根没指望啊。”

      她接下汤,含着眼泪,一饮而尽。片刻后,睁开眼,笑得灿烂如花。

      “去吧,过奈何桥,下世别再那么痴情。”孟婆向桥那头一指。

      她踏过奈何桥,鬼差候在一边,松了口气:“等你这差使真不容易,耗得我也站了好一阵日子,真生怕你不肯放弃前世记忆,就那么待在桥那头。”

      她讶道:“什么,竟有人这般傻,宁肯不投胎,不肯放弃前世记忆?”

      “那不就有一个?”鬼差伸手一指。

      视线顺着去,是奈何桥上老迈的背影。

      “八万年,不肯过奈何桥,不肯忘记那个早已投胎轮回无数次的男人。唉,唉,什么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傻。”

      “对,”她不解地摇头:“真傻。”

      孟婆独自搅拌着她的汤,摇头叹气:“什么花前月下,什么海誓山盟……”视线转到桥头,身躯微震,老态龙钟地站了起来。

      “你来了。”

      “我?我又?”

      “哦,”孟婆自失地笑:“我糊涂了。”小心翼翼递上一碗汤,昏花老眼静静凝视:“喝吧,喝了孟婆汤,踏过奈何桥,好好过下一世。”

      下世过后,我们又能在这奈何桥头――相见。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